为赋新词

颜素ζ:

很有意思,试一试用在接下来的两篇【睡前】系列上

紫茜茜茜茜:

虐……虐就虐!!!!

素为绚兮:

@紫茜茜茜茜 来嘛!快活呀!我甜你虐!

灰崽儿:

这个不错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哀之鉴之

说给麒麟蛋蛋:

三叔原著带你鉴别OOC:

欢迎走进“铁打的瓶邪,不ooc的瓶邪,认真揣摩过写出来的瓶邪文
我觉得这是我写过的最好的作品”——《麒麟蛋蛋》。

文字版链接请走:https://drive.wps.com/view/l/16bf6f0351c04df4a1786548025a406d


有人说我没资格评价一位同人作者的人物是不是OOC,那三叔的原文想必是有资格评价的。

本篇文章摘取原作盗墓笔记一至八部,藏海花,沙海,以及三叔之后在网络连载的原文摘选,与近日圈内沸沸扬扬的大大·碎碎九十三的《麒麟蛋蛋》与《代沟》两部作品进行对比。

请各位自行评判。


有理智的同人作者,想必都不会彻底否认自己难免OOC的事实。

但碎碎九十三大大,写下《麒麟蛋蛋》一篇雄文之后,还声称“这是铁打的瓶邪,一点也不OOC”、“我还觉得这是我写的最好的文”

并对其他评论的妹子口出恶言。

因此才有了这个整理贴。


P2为吴邪性格对比

P3为张起灵、张海客性格对比

P4、5为Q&A部分,包括回答部分车轱辘问题

作为大量援引原著总结原著性格的部分技术贴,这篇配打瓶邪tag,我想应该是没有什么争议的。

一部分内容摘取自前Po热心妹子的评论。

为求公平起见,我尽可能的在对比阶段不加入个人意见。

感谢帮我整理出那么多原著片段的几位姑娘/汉子(如果有)和撰写小哥部分OOC的GN!

Q&A部分Q1插图在换源过程当中放错了,

实际图是巨巨在聊天中对指出她“这篇生子文写的不好”的姑娘大肆辱骂。

证据放在P5,之前没注意到致歉。

试写三

霍家的姑娘讲究文武双全,霍女公子更是师从一流剑客,稳扎稳打学了十数年。霍秀秀的剑精锐无比,名为束衣,意在软能束衣;束衣在手,霍秀秀有时甚至能和解雨臣战个平手。
可是自幼习武的霍秀秀却不会骑马,除非有人带着,否则她是怎么都不肯一个人坐在马鞍上的。
奶奶和小花哥哥知道她小时候被马摔过,心里有阴影,故而也没有苛责于她。就是她师父,用尽力气也没能让徒弟学会了骑马,最后只得作罢。
霍秀秀还记得那情景:当时先生摇摇头,拧眉轻叹,“骑马不比练剑困难,如何女公子就是学不会?”
“先生此言差矣!练剑嘛,只要知道怎样把剑刺到对方身上就好了,骑马却还得顾着踩蹬缰绳,哪里比练剑就更容易了?”
素来严肃的剑客差点笑出来,“……可是女公子,总有一天你必须得会自己骑马的。”
“我知道。但不会有那天的。”她也不知自己曾经怎么这么笃定,“有哥哥在,没那一天的。”
这哥哥并非她同为霍姓的二位亲哥哥,而是并列世家巨族的解姓公子解雨臣。
她的小花哥哥,——有他在,霍秀秀就没担心过未来。
十多年后,学会了骑马的霍秀秀也领悟了师父最后的欲言又止。
“师父,你说得对,练剑确实比骑马容易。”远上西北的途中,一人一马就这么经过了黄沙戈壁滩,孤城万仞山。晚日残红影,霍秀秀面对无边无际的荒凉,口中喃喃着,对不知身在何方的恩师回应道,“原来和人心比起来,骑马练剑,也不过如此。”
马背,坐上去就好;长剑,握在手就行;那么人心呢?
“人心难测”这四字,真是写满了前人的血泪教训。纵然浸淫世事多年,对此,她也不敢再掉以轻心。
你当年也是这样吧,小花哥哥?
夜色完全覆盖天地时,平地忽起一阵狂风,风大之余,她几乎立不住身子。踉踉跄跄前行,像是她初入朝政家族时的处境,摇摇欲坠,岌岌可危。
霍秀秀忽然很想见他,在尝尽世态炎凉后。那时他们两家已经加入吴邪的谋划中,距离解雨臣失踪,也过去了半年之久。
而思念从未这般痛彻心扉过。她想他,竟是一时一刻都耐不得,寸寸思情化作热泪,浸透旧时每个有他陪伴的日子。
正是忽忆少年事,偷泪已阑珊。

试写 二

忽然想到一个小片段
人物属于盗笔,ooc算我的。

轻描淡写,四两拨千斤,一场山雨欲来的祸事,就这么被她消弥于无形。
他们说她越来越像他。
她却觉得,自己是越来越懂他了。
她开始懂他抗下家族事务的呕心沥血,她开始懂他直面风刀霜剑的举步维艰,她更明白了,能在任何情况下都镇定自若之前,需要经历怎样的敲打折磨。
——这个哥哥不容易,很不容易。
祖母曾和她这么评价过他。
那时她不懂。
直到面对毫无遮挡的现实,泪如走珠落,她方发现原来很多事情都不是原来那样。
霍秀秀希望自己不要懂得,却又觉得自己,明白得太晚了些。

抱歉,词不达意,感悟不够,写得有些吃力。
这里博雅,请多指教。

yellow_温酒

没有神茶只有岩茶好不好呀😂

感谢

这里话废小新人一只,在还没开始写花秀正文就得到支持什么的,真是感到惶恐惊喜。
谢谢各位【鞠躬】
一定会好好写的,争取不ooc。
希望不辜负看官,不辜负花秀,不辜负初心。
再次感谢。

试写

之前脑子里有的小片段
花秀都是初次写,大概是极度ooc

那人停了有些时候,后头赶上来的少年郎也拉了马,放慢速度,回头忍不住唤了一声“霍大人”。
幂离微动,被唤作大人的霍氏女掀开了遮面薄绢。那人喉间应了一个“嗯”,眼神却随着苍穹不知飘落到了何方。
周遭马蹄声不断,虽然不吵,好歹也让这一片荒凉变得充满活气,但她却如入无人之境,径自沉默;天高地广,居然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你在犹豫什么?
她想回答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问题,接着发现嘴唇发抖难以张开。
居然已经开心成这样……?
有些感慨的自问,让这个搅动王朝近十年的女子一笑嫣然,这笑突兀,却着实是惊艳。
因为她想到——他要回来了。
霍大人的视线落于少年郎身上,沉稳平静,看不出一点儿小女儿的模样。
“无事、且行,別误了时辰。”
双腿一夹马腹,那马铃摇摇晃晃唱起了不成曲调的动人铃声。
春风又绿江南岸。
终于要回来啦。

草稿
古风架空
长短不定
欢迎诸位指教【笔芯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