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赋新词

小片段

“秀秀……”
挣脱不出的黑色迷障里,那个人的嗓音像烟似的,远远近近飘忽不定。
霍当家慢慢松开捂着耳朵的手,鸦黑的眼睫毛下水光隐隐。她咬着嘴唇,浑身颤抖,不敢听,不舍得不听。
“……秀秀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