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赋新词

试写 二

忽然想到一个小片段
人物属于盗笔,ooc算我的。

轻描淡写,四两拨千斤,一场山雨欲来的祸事,就这么被她消弥于无形。
他们说她越来越像他。
她却觉得,自己是越来越懂他了。
她开始懂他抗下家族事务的呕心沥血,她开始懂他直面风刀霜剑的举步维艰,她更明白了,能在任何情况下都镇定自若之前,需要经历怎样的敲打折磨。
——这个哥哥不容易,很不容易。
祖母曾和她这么评价过他。
那时她不懂。
直到面对毫无遮挡的现实,泪如走珠落,她方发现原来很多事情都不是原来那样。
霍秀秀希望自己不要懂得,却又觉得自己,明白得太晚了些。

抱歉,词不达意,感悟不够,写得有些吃力。
这里博雅,请多指教。

评论

热度(3)